“老三届人”一批颇受争议的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曾有着那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是磨难、是辛酸,或是......
  作为老三届人儿女,而今也已步入中青年之列,我们无资格去妄加评论,但从父辈身上,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他们的坚韧、进取、无怨无悔、自强不息......
  在传统文化缺失的今天,我们只愿通过自身将老三届人优秀品质传承与发扬,谨此!
  您现在的位置: 老三届人 >> 老三届人子女 >> 风流人物 >> 正文

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
时间:2015/9/11 9:34:4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孔一诺
 

     孔一诺:字德一,北京人,生于1988年10月22日,是孔子世家第76代德字辈子孙,老三届子女,外公为第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汪锋。    
    2006年3月入学美国翠谷军校,成为该校中学部有史以来第一位中国人。2008年秋天考上纽约曼哈顿大学商学院,攻读金融和国际关系专业。 2010年,创作《美国军校的中国男孩》15万自传文字,意在写给迷茫的同龄人。21岁出版自己第一本书,22岁成为最年轻的慈善组织拥有者。2012年进入纽约大学(NYU)主修国际法与人权法.
       男孩子怎样才能成长为男子汉?什么样的母亲才是伟大的母亲?孔一诺是圣人孔子的第77代孙,也是著名科学家钱伟长的曾外孙。他出生在北京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母亲40岁那年生下他。自小性格懦弱、娇生惯养的他“泪腺丰富”,特别爱哭。但从幼年起,他在近乎冷酷的母爱呵呼下,克服自身弱点,健康成长起来,并成为美国军校的第一个中国男孩。         “初入狼窝”,美国军校的中国少年在哭泣
    2006年3月23日,当地时间5点30分,美国费城军校学生宿舍。
    睡梦中的我突然被人揪住领子从上铺拽到了地上,一个愤怒的声音几乎震聋了我的耳朵:”从你的床上滚下来,新兵!“双臂有可怕刺青的学生官揪住我的领子高声叫喊:“你只有40秒的时间,赶紧穿好衣服去饭堂吃饭!如果迟到,拳头就会落在你的脸上!”我顾不得揉一下摔疼了的膝盖和手肘,穿好衣服直冲饭堂。
    还好,我只用了36秒就坐在了饭堂的座位上,没有迟到。学生官露出一丝吝啬而冷酷的笑,说:“你比别的新生强。现在,我来教你怎样吃饭,不能做错!

    我吃过西餐,吃饭还用教?学生官一招一式地比画起来,我才明白,军校学员的吃饭动作,原来比机器人还机械:屁股只能坐座位的2/3,背部不能靠在靠背上,腰要挺直,吃饭时一只手拿叉子一只手扶盘子,叉到食物后,调整胳膊,使大臂与小臂成90度角,把食物放进嘴里后,双手放回身体两侧固定好,这才可以咀嚼食物,将食物嚼碎咽下后方可叉另一块食物····第一餐,我没有吃饱。
    更苛刻的是,吃完饭走出饭堂时,无论是回宿舍还是闲逛,我都得像所有的新学员一样,踢着正步走路,像个滑稽的木偶。7点整开始上正课。第一天练队列,教官琼斯是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最优秀的现役军官,苛刻而冷酷。练踢腿动作时,他让我一只脚高高抬起,另一只脚呈“金鸡独立”状达10多分钟,仍不准我放下。汗水顺着我的脸颊流到脖子里,我可怜巴巴地盯着他那双冷酷的蓝眼睛,乞求他让我放下。20分钟过去了,我因坚持不住而歪倒在地上,琼斯漠然地看着我,喝到:“站起来!”继续!
    黄昏时分,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了,我像机器人一样吃完晚餐回到宿舍,脱光衣服后开始冲澡。半分钟后,学生官把我从浴室里拖出来顶在墙上,挥舞着拳头大声喉叫着说:“你只有30秒的洗澡时间,那超时了!”我头上和身上全是泡沫,但学生官不准我再进浴室,没办法,我只好用浴巾抹掉泡沫。
    晚上10点整,宿舍楼准时响起了熄灯号。这里唯一的好处是,如果自己睡不着,可关掉大灯开台灯看书或写字,别影响他人就行。
    夜里11点多,同宿舍的人睡着了,我悄悄走进浴室,先将身上的残留的泡沫冲干净,再坐下来冲洗因踢正步而溃烂出血、奇痛无比的右脚趾。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到美国军校读书的第一天结束了,我觉得自己完全垮了。
    晚上,15岁的我坐在台灯下给远在北京的妈妈写信:“妈妈,这里的一切都比想象中可怕:学校完全实行军事化管理,老师都是现役军人,同学中有中东王子,有世界500强企业创始人的第三代、第四代,也有其他学校管不了的调皮孩子,我是唯一的中国学生。这里不许外出,不许打电话,不许和别人说话。除上课外,我必须待在房间里背学生手则,或是擦皮鞋、擦铜衣扣。我觉得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在浪费时间和生命····
    现在是我入学的第一个星期,学校说如果在两星期内改变主意,可退回学费。希望您看到信后能尽快做出决定····
    信寄出后,我天天查看信筒,可妈妈没有回复!在有“小西点”之称的费城军校读书的第一周,我几乎天天晚上哭泣····        “冷酷母亲”特立独行,懦弱男孩接受考验
    我至少能列出10条理由,证明自己应该得到妈妈和爸爸的宠爱,应该在北京最好的中学读高中,而不是来这所美国军校受尽折磨!
    妈妈40岁才生下我,高龄生育,多大的风险啊!她应该把我捧在手心,含在嘴里才对呀,而不是把我扔这么远!
    我的姥爷是开国元勋,他那一代人打下江山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后代生活的更好,而不是去遭罪。我的爷爷从事科研工作,我的太姥爷是著名的科学家钱伟长,我完全应该在一种良好的氛围和条件下,成长为爷爷或太姥爷那样的科学家,而不是来这里读军校!我很想当科学家,对军事这一套并不感兴趣。
    我的爸爸在北京市政府工作,妈妈的单位也不错。虽说他们已经退休,但只要爸爸和妈妈愿意,不用暗示什么,就会有人帮着让我进入北京最好的重点中学读书,然后顺理成章考大学,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舒舒服服过小日子。
    我是孔子的第77代孙,这是有据可查的,山东的孔庙里刻着我的名字,宗谱上也能查到我这一支。“圣人之后”不该受如此之罪,至少不能被人欺侮呀!
    可我的强势妈妈不这样想,她对我的教育自幼严厉,甚至冷酷!我很小的时候,如果哭泣,妈妈只要数“1、2、3”,我就得停下来。我不知道“3”之后妈妈会怎样惩罚我,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她数“3”后还敢继续哭泣,一次都没有。就连邻居都觉得妈妈太厉害,可妈妈并不想改变自己。
    4岁那年,有一次妈妈领着我上街,我看到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玩具,就让妈妈给我买。妈妈没有答应,我当即倒在地上耍赖,放声大哭,弄得自己一脸泪一脸灰。可妈妈扭头看了 一眼,竟扔下我扬长而去。妈妈越走越远,我的哭泣更加凄厉,我就不信妈妈真会扔下我不管。可无论我怎么扯着嗓子哭泣,妈妈都没有停下脚步。眼看妈妈的身影就要消失,我赶紧爬起来追上了妈妈。妈妈冷着脸不看我,也不理睬我。从此我明白,以要挟的方式对妈妈,无效!
    上幼儿圆后,妈妈让我上全托,以锻炼我独立生活的能力。刚上小学,妈妈一声令下:“让儿子读私立学校,吃住都在学校。这孩子从小爱哭,性格懦弱。现在的独生子女,稍不留神,要么无法无天,成了谁也管不了的天王老子;要么男孩子变得女里女气,白顶一个男子汉的名。这样的孩子长大后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
    爸爸对妈妈从来言听计从。于是,从小学到初中,我都在私立学校读书,每个月回家不超过4次,妈妈也很少来看我。
    初中毕业我以几分之差错失重点高中。那些天我很伤心,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托爸爸的朋友帮忙让我上重点高中。
    妈妈来了。那时妈妈住在郊外,她进城后和朋友在北京饭店喝茶叙旧,对我上重点高中一事只字不提。
    喝完茶妈妈就回家了。她对爸爸说:“我托朋友给儿子联系好了一个陕西的农村老乡,他答应让儿子过去生活一段时间。”
    就这样,没有上成重点高中的我被妈妈“扔”到了陕西乡下,每天跟着老乡下地干活,吃着很差的伙食。老乡一定得到了母亲的“授意”
,我只要有一丁点儿做得不合适,他便对我非吼即骂,让我饱受“寄人篱下”之苦。
    妈妈的教子方法远不止这些。她的另外一些举动则是“另类冷酷”。
    我上小学时,妈妈经常托医院的朋友给我写假的病假条,交给学校,然后带我出去旅行。那时我学习成绩一般,面临考试,我担心考不好会被老师和同学嘲笑,不敢跟妈妈出去旅行。妈妈却说:“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几次考试成绩算不了什么。走吧,孩子,咱们出发!”     我和妈妈去过天山,去过大草原····
    有一次,妈妈带我去看三峡,那是一次与三峡众多美丽景点的“告别旅行”,妈妈说,三峡大坝建成后许多景点一辈子都看不到了。那次我
和妈妈走得急,也没收拾什么行李,衣服旧,以至于游船上的人都称呼我们“盲流”。但妈妈朗声笑着和大家聊天,一点儿也不在乎。
    妈妈退休后不在城里享福,拉着爸爸去京郊承包了一大块农田办农场。每年寒署假,妈妈都让我帮爸爸下地干活,不准我待在北京城。酷暑里,
我光着膀子和爸爸在玉米地里挥汗如雨:寒冬中,我和爸爸踏着厚厚的积雪在田里忙碌。
    有一次,妈妈为了锻炼我的胆量,告诉我地头那边有一片坟地,一场大雨后,地面就有可能露出金银首饰,有人捡到过。经不起妈妈的“蛊惑”,我真去了坟地。那时是黄昏,大雨刚停,坟地里怪鸟乱叫,虽然我没有找到首饰,但从此胆子大多了。
    我刚上初中那年,有一次被一个比我小一岁的男孩子打哭了。回家后,妈妈严肃地对我说:“孩子,男孩子打打架才能长大,妈妈不觉得这是坏事儿。可输给比你还小的孩子,太让妈妈丢脸了。再打,你得想办法赢他一次!”我从小胆子就小,就连跟别人吵嘴也不敢,妈妈这样说,我却一直在发抖····这就是我那特立独行的妈妈!
    我在陕西老乡家住了半年多,就在我受不了之际,妈妈一个电话打过来:“儿子,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我们一致认为将你放在‘狼群’里比放在‘羊群’里你会成长得更快更好,我们已经给你选好了学校,是美国费城的一个军校,学生按表现晋升军衔,可以升到团职甚至更高。你要是能当上团长,那该多神气啊!”
    妈妈决定了的事不可更改,我只能乖乖服从。办好签证,妈妈和爸爸都没有送我,我独自从北京飞到美国。没想到学校如此严酷无情!         “冷酷母亲”成就铁血男儿,美国军校飘起首面中国国旗
    学校的训练越来越苦,几天后开始练长跑。背着沉重的背包,上山下山,过草地泥地,跑的最后,我先吐胃液,后吐胆汁,几乎昏倒。最为艰难的时候,
妈妈打来了越洋电话:“孩子,男孩子要想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必须经历些身体和心理上的磨练。你自小懦弱,被娇惯,妈妈就是希望你能在严酷的环境里
经受锻炼。孩子,妈妈相信你一定能行!”
    妈妈说我行,我不行也得咬着牙坚持。新学员的训练要经过半年才能结束,我是这所军校里唯一的中国人,我不能趴下。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中国人是硬骨头,我不能丢中国人的脸!说真话,只有身处异国他乡的人才能真正明白“祖国”的含义。我要是倒下了,人家嘲笑的不仅是我个人,还有我的祖国!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我的体能上来了,意志力也坚强了。从小学到初中,妈妈给我打下了的底子发挥了作用,再练长跑时我不吐了,能跑在带队教官的前面;练射击,我精准的枪法让同班同学竖起了大拇指····几乎所有的军事项目我都名列前茅。我和最强悍的学员进行“挑战极限”比赛,我做得很出色,就连那个总对我吼叫的教官也大声夸奖我说:“孔,好样的!”
    因成绩和表现突出,我只用了3个月就结束了新学员训练,于当年6月参加军官训练,成为一等军士。美国人对能吃苦、素质良好的人永远充满敬意,格外器重。到当年11月,我已成为上士军官;第二年二月,我被提升为上尉;到第二年9月时,我已经成为步兵团总教官、军警队队长和国际部代表,属于正团级军官!
    军校的军衔制与军队一样严格,从新学员到正团职,我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更让我充满自豪感的是,在每个星期天的例行阅兵式上,我身穿威武的海军陆战队团职军官服,长筒皮靴裎亮,腰戴佩剑,指挥部队列队完毕后,正步走向主席台,向所有前来观看的家长和客人大声报告:“我是孔一诺,来自中国北京!
”来宾的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我对妈妈多年的良苦用心有了全新的理解——正是妈妈的“冷酷母爱”,培育出了我这个铁血男儿!
    在军校,我没有停下成长的脚步。多年前,妈妈曾经对我说,男孩子打架,要么不打,要打就得赢,男孩子只有打打架才能成为男子汉!在军校,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打架。在一次和同学聚会时,我们一帮大男孩闹着闹着,不知怎的,我把一个比我高出一头的白人男孩惹急了,继而我们大打出手!
    初中时,我被一个比我小的男孩打哭,现在我要和一个比我高大的男孩较量。同学想拉架,我吼道:“别拉!大家围成圈观看,谁也不准拉架!”那天,大家真围成圈看我们打架。那一刻我才明白,两个男人赤手空拳地格斗,完全是力量、耐力、灵巧、赌应变性和意志力的较量,缺少任何一样都不行!
    打到后来,我和他都躺在地上,一个看一个。最终,我们同时把手伸给对方并紧紧握住,从此成为好朋友。男孩子要有对抗精神,要有强烈的攻击欲望和能力!这是妈妈教给我的成长理念。我曾读到国内某中学一个高三男孩被同班的女孩子打哭的报道,当即哑然失笑——我这个中国男孩如果没有点血性,怎么可能在如“狼群”般的美国军校升到正团级军官?如果中国的男孩子都被女生打哭,那么一旦外辱降临,男儿如何能保卫家园?
    我打电话告诉了妈妈打架的事,妈妈高声夸我:“儿子,好样的!
    我在军校读书三年,妈妈只来看过我两次。第一次是我刚上士官训练营,当我向妈妈哭诉这里如何苦时,妈妈拉着我来到广场,面对因我的到来而升起的第一面中国国旗,我们久久凝视。妈妈没有说话,只紧紧搂着我的肩头。然后她回北京了。
    第二次妈妈来学校是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当我上台领取毕业证书时,台下1000多个我所领导的兄弟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孔!孔!孔!”
妈妈安静地坐在台下,微笑地看着我,什么话也没有说····
    从军校毕业后,我考取了纽约曼哈顿大学的金融和国际关系专业。毕业后,我打算去牛津大学读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生课程,然后回国发展自己的事业。
    妈妈给我的母爱是冷峻甚至有些冷酷的。有时我想,如果我不来军校,今天的我极可能是个无所事事、没有梦想的公子哥儿,是妈妈让我健康成长,有所担当。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最后更新
    普通文章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
     推荐资讯
  • 此栏目下没有推荐文章
  •  热门点击
    普通文章中国少年在美国军校脱胎换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