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届人”一批颇受争议的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曾有着那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是磨难、是辛酸,或是......
  作为老三届人儿女,而今也已步入中青年之列,我们无资格去妄加评论,但从父辈身上,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他们的坚韧、进取、无怨无悔、自强不息......
  在传统文化缺失的今天,我们只愿通过自身将老三届人优秀品质传承与发扬,谨此!
  您现在的位置: 老三届人 >> 今日老三届人 >> 文艺 >> 正文

执着追求 成就理想—胡德培眼中的刘云峰
时间:2015/6/26 15:52:2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德培
 

 

     2008年12月28日,著名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也就是现任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执行主席兼世界文艺杂志社社长刘云峰给我来电话,说要邀请我参加2009年1月11日下午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在北京房山碧溪温泉饭店召开的“2008世界华人艺术名家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北京联谊峰会颁奖大会”的颁奖典礼。我作为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的高级文学顾问,理应积极参与该会组织的各种活动,可是抱歉得很,平时由于埋头写作或忙于参与一些国家文化部和中国文联、中国作协组织的文化活动,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这边的活动自然就顾及少了。因此这次云峰提出要我出席颁奖大会,我便满口欢喜地应承了下来。
     2009年1月11日早上八点多钟,我刚刚洗漱完毕,便听到有人在外面笃笃笃地敲门。我赶紧将房门打开,原来是云峰派司机来接我了。11日是礼拜天,路上车辆不多,从我家出发,不到十点就赶到了房山碧溪温泉饭店。
     我在贵宾房刚落下座,云峰便从外面推门进来了,他边推门边对我说:“胡老师,真对不起,实在是太忙了,要不我是该亲自上您家接您的!”我赶紧从座椅上起身,随即伸手握住云峰早伸过来的右手, “云峰好,想不到这么些年不见,你的事业可做得这么大了!”云峰听了我的话后忙说:“胡老师说笑话了,这算什么事业呢?”“怎么不算事业?你带着一班人把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做得全球都这么有影响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等国内著名大学的教授不说,特别是像领军海外画坛的美国蒙哥马利学院中国画教授、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穆家善,英国诺丁汉大学教授郑永年,法国巴黎艺术画廊董事长、欧华学会理事朱新天,日本中国历史文物保护协会中国事务所所长王朝阳,韩国的《韩半岛消息》杂志社社长兼总编、美术教授金万锡等等这类的人物都吸引到了我们的协会,这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业了。更何况你们还把一个《世界文艺》杂志中文版办得这么有声有色,并在整个华人圈里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呢?!要知道现在好多纯文学刊物都是办不下去了的啊!”我望着刘云峰这么强调说。“我只是想为发展我们国家的文化事业多做点有意义的工作,都四十五六岁的人了,还不做点事我怕以后就来不及了!”刘云峰对我微笑了一下后边说边用手拍着他自己的头部说,“您看,我的头发都已经白了好多呢!”
     是啊,岁月不饶人!刘云峰在北师大作家班读书的时候可还是个三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呢,转眼十多年过去也就成了个十足的中年人了。刘云峰是个非常勤奋而且好学的有为青年,他的小说写得很棒。我曾经看过他好些作品,尤其对一个名叫《难诉心伤》的中篇小说印象非常深刻。这篇小说写的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庭故事。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是当地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由于不甘心生活的平静与平庸,居然与来台里联系广告业务的一个沿海地区的某集团老板勾搭成奸。身为地区设计院院长的丈夫发现妻子红杏出墙后,曾经多次苦口婆心地规劝妻子,无奈花心妻子死不改悔,最后导致离婚。可是那老板是本地区专员的女婿,限于多方面的考虑,无法满足与已经离婚的女主持人结婚的要求,以致后来女主人公又反过来要与已找到志同道合心上人的男主人公复婚,由此而演绎出了一曲曲十分精美的纠葛故事。小说歌颂了男主人公高度的家庭责任感和对爱情的忠贞态度。作品构思精巧。顺叙、倒叙、插叙并用,结构严谨绵密又灵活多变,对人物细微隐蔽的情感透视意味深长。记得当时我还在北师大作家班的课堂上将这篇小说当作优秀作品给学员们做过详细讲评呢!
     也许是因为我在杂志社做过三十多年编辑工作与许多作家或文学青年打过交道的经验,说真的,一九九三年我第一次去北师大作家班讲课见到刘云峰时,便对他有了这么一种感觉:诚实、聪颖、坚韧、刻苦、执著、有抱负、有理想、能干大事。直觉告诉我,刘云峰是一位非常值得我信任和欣赏的年轻人,这种直觉在我们后来的相互交流中果真得到了验证,我为我的直觉正确而无比欣慰,因为事实告诉我,做他的老师一点都没有错,而且觉得能和他这样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年轻人交流是一种缘分与福气。
     刘云峰1963年正月出生于湖南益阳市郊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人民教师,不过当时他母亲因为出身不好被迫下放回了农村劳动,一家7口的生活重担无疑落到了每月只有二三十元工资的父亲和每月只有一二百多个工分的母亲身上。农村的工效又非常的低,每天一个全劳力十分工的工值还不到一毛钱。由于受母亲的牵连,原本政治上很有前途的父亲只得在学区校长和公社联校长之间徘回不前,收入上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改进。可想而知,一个7口之家仅靠二三十元的工资外加几元钱的工值养活,其生活质量会恶劣到一个什么程度?!就是后来农村严重缺少教师,刘云峰的母亲重新做了民办老师,他家的苦难生活也未能改变多少,每年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他们便只得靠吃红薯丝或青菜罗卜充饥度日,就是偶尔来了客人或同学,也只能吃上一小碗米饭,而且再没有添饭的可能。
     听刘云峰自己讲,他原本喜欢书画,特别是画画,更是他的最爱。他读过师范的父亲美术功底不错,师范毕业后曾经教过一段美术课程,业余时间画过好几本人物素描和速写。他母亲当时为了引导尚不满五岁的小云峰玩,将画册拿出来给他看,没想到他看了父亲的画后也学着自己画,而且那画跟他父亲画的几乎一模一样,到开始上小学时可说是画什么像什么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刘云峰上初中时,他的妈妈当时在临近大队学校做民办老师,那时全国经常搞政治运动,农村学校的老师时不时要到村里的田垄上用石灰水刷标语或在学校里写横幅,学校里原本有几位从益阳师范毕业的老师,但他们写的艺术字都不如初中在读的刘云峰写得好,因此每逢来运动时他们都要搭信到公社中学请刘云峰来帮忙写标语。
     在和刘云峰的多次交流中得知,他哥哥高中毕业的时候还不兴考大学,农村孩子读完高中就算学习到头要回生产队参加劳动。所以刘云峰的哥哥在他们老家湖南益阳县三中高中毕业后便直接回了生产队进行劳动锻炼。七十年代初,农村时兴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大队部经常要办墙报、黑板报,当时宣传队里也有师范毕业生来蹲点,可每到办墙报、黑板报时,他们就着急得要死。刘云峰的哥哥是个政治上追求上进的青年,但由于他母亲的出身不好往往不被宣传队看中,所以只要宣传队有任务,他哥哥都要力争多做一些具体工作,以求组织上对他的看法有所改变。是故那些蹲点的师范毕业生们为办墙报、黑板报之事着急时,他的哥哥便会主动地推荐弟弟刘云峰去义务帮忙画画和写字,而他画出来的林彪、孔老二、姚文元、张春桥等反面人物或正面人物时,那些蹲点的师范毕业生们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直夸刘云峰画得好呢!
     刘云峰的母亲当时真想让他学画画,但由于乡下没有专业老师,学画画的念头便这样不了了之。后来国家恢复了高考,刘云峰在农村劳动锻炼了几年的哥哥在父亲的关怀下,躲到自家屋后面的山沟里刻苦复习了几个月,不料头年参加高考就超过本科十多分上了湖南农业大学。哥哥的考大学成功大大鼓舞了刘云峰学习的斗志,他发奋自己也要像哥哥一样考上大学做一个对国家建设有所贡献的人。然而话得说回来,刘云峰虽说很有艺术细胞,但他的理科成绩并不好,自然参加高考成绩也不会太理想。刘云峰的父母一共生养了四男二女计六个子女,但只存活了五个。母亲在刘云峰的哥哥后面难产过一个男孩,现实中的刘云峰排行老二,比哥哥小了将近六岁,可他比老三只大一岁,老三下面是两个妹妹,当时五个姊妹全都在学校读书,可想而知,他们父母肩上承担的压力是多么的巨大啊!
     在平时的交谈中,刘云峰曾告诉我他的外祖母其实生育过几个子女,可真正存活下来的只有他的母亲一个,外祖母去世很早,据说连他的哥哥都没有见过外婆。他的老外公和老外婆家都是当地很有名望的大财主,只是到他外公这一代开始没落,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了闹革命划阶级时,没落的外公还是被戴上了富人的帽子,这便有了后来刘云峰做了教师的母亲被迫下放回农村接受劳动锻炼的惨痛现实及父母因此不和的伤心往事。
     刘云峰当时苦闷极了。那时,正值农村全面执行土地承包责任制,而多病的外祖父也迁移到了他家伴女儿生活,兄弟姊妹都在学校读书,一家7口的田地无人耕种,此时正在紧锣密鼓准备高考的刘云峰,不得不利用一切休息时间回家帮助父母做着田地里的农活,而父亲由于承受不了所有的压力,也遇事开始烦躁地乱发脾气了。学习的压力、生活的困顿、父母的不和开始接踵而至地折磨着满腹理想与追求的刘云峰,他感到自己心里有许许多多说不完的痛苦。于是,他利用暑假“双抢”的劳动间隙开始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写信。说是用个间隙写信,可身心疲惫的刘云峰的思绪一旦打开了闸门,要向总书记诉说的心里话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不知不觉中,他给胡耀邦总书记的信便写了整整十九页。而此刻,他一贯喜好骂人的父亲也似乎受了感染,不再强迫他冒着炎炎烈日下田去抢收稻谷。
     压力,给了刘云峰太多的感受;苦难,让刘云峰过早地尝到了世间的沧桑。他深感色彩和画纸无法倾诉他的痛苦与思绪,只有文字,就是那密密麻麻的方块字才能承受得起他的哀伤与忧愁。他开始了学习文学创作,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写过《悠悠赫山情》、《向往》、《我家住在洪家山》、《我有一个大理想》、《别》、《学区校长和联校支书》等等数十篇散文、诗歌和小说。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刘云峰读师范期间创作高歌猛进的时候,一个非常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毕业后被益阳地区领导要回来工作不到三年而又在领到结婚证不到五天的哥哥在一次车祸中遇害了。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灾难啊!他哥哥即将被提拔重用不说,喜事突然变成了丧事,家里一下子将失去两个成员(哥哥与嫂子)是何等的令人难过与伤心啊!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文学湘军以不可抵挡之势横扫中国文坛,可谓群星璀璨,名家辈出。当时正处于一个十分崇尚作家与英雄的时代。刘云峰看到哥哥去世、父母伤痛欲绝的情景,发誓一定要继承哥哥的遗志,向著名作家们看齐,向英雄们看齐,发奋学习,苦练本领,将来定要成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杰出贡献的栋梁之才。
     刘云峰心里是这样想的,事实上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是这么做的。学校毕业后,他先在中学教书,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业余时间进行创作。当时条件很艰苦,夏天没有空调甚至没有电扇,为了解除难熬的暑热,写作时,刘云峰将水桶灌满水,把它放到书桌底下,然后将双脚伸进水桶里泡上一会以消除暑热。当然这也难免写作进入最高境界时忘记抽脚的时候。久而久之,他的双腿便很自然地染上了风湿病。就是现在,一遇到天气变化,他的双腿总还要难受一段时间。
     从刘云峰的简历里我们可以看出,他早年做过中学教师,当过地直专业公司的政工干事、部门经理、机关秘书、《益阳地区志·商业卷》主笔等等,后来辞职到长沙、北京等地的一些报刊社甚至中央电视台经济信息制作中心做过记者、编辑、策划或一些报刊杂志的执行总编和总编,可说是经历丰富、人生精彩啊!尽管后来随着中央政策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后,他的工作重心稍微做了些调整外,但他仍然没有改掉自己当初立下的宏志大愿,继续执著于文学创作。在这一段时间,他先后写出了《难诉心伤》、《决斗》、《生活仍将继续》、《怎么会这样》等中长篇小说及散文作品近300万字,部分作品还在国外刊物发表并荣获大奖。
     除此之外,他还开始出任一些民间文艺社团与杂志社的领导职务和进行多项文化产业投资的尝试,为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促进我国文化与世界各国文化交流等诸多方面做出了自己不懈的努力。
     据了解,由刘云峰负责日常工作的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自成立以来,按照有关业务部门关于社团工作的要求,积极开展文化艺术研讨交流与推介活动,先后与国务院副部级单位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中国文联、中国民协、中国书画家协会、美国国际企业家协会中美文化艺术委员会、韩国《韩半岛消息》杂志社、俄罗斯国家新闻社等多家国内外政府文化机构和社会团体进行友好合作,曾成功地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北京大学英杰中心等地组织举办了“2004年中国实力派百杰艺术家国庆座谈会”、“2005年中华德艺双馨文学艺术家五一座谈会暨书画邀请展”、“2005年赴欧访问团”、“2006年新年赴台湾经济文化访问考察团”、“2006中美文化产业投资大会暨中美文化魅力人物年度盛典”、“光辉历程——海内外杰出爱国人士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年暨2006年国庆座谈会”、“2007中国著名书画家世界巡展”等大型活动,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在海内外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并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和崇高的声誉。使该会真正成为中国文艺家展示自身风采的平台、走出国门的桥梁和纽带。
     如今,由刘云峰为主要领导者发起组织的“2008世界华人艺术名家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北京联谊峰会颁奖大会”座谈会正在碧溪温泉饭店会议厅举行,而峰会的颁奖典礼也将在下午如期举行,面对如此执著于文学创作并十分热心于弘扬中华文化的刘云峰,我的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与自豪,我为这个从湖南热土上涌现出来的执著追求、敢于拼搏、不懈努力、艰苦创业的时代俊杰而感动。尽管他没有政治家们令人羡慕的显赫权位,没有让人眩目的财富,甚至没有象莫言、贾平凹等文学大家们所写的能够轰动社会的长篇巨制,但是他却在用自己不屈的足迹昭示着我们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用他清贫而精彩的人生演绎着我们时代苍茫雄浑的大合唱,用他单薄的身躯与心智努力建构着世界文化相互交流的纽带与桥梁。就凭这些,他就是一个为我为人们不由得不钦佩的非常平凡而又伟大的志士仁人。
    (注:本文作者为著名编辑家、文学评论家、大型文学刊物《当代》杂志原常务副主编胡德培 。刘云峰,男,1963年正月生,湖南益阳市人,笔名石峰、刘可夫(可夫)、温柔一刀等,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作家班毕业。作家、文艺评论家、战略策划家、社会活动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在册新闻发言人。)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最后更新
    普通文章执着追求 成就理想—胡德培眼中的刘…
    普通文章姜昆与“老三届”
     推荐资讯
  • 此栏目下没有推荐文章
  •  热门点击
    普通文章姜昆与“老三届”
    普通文章执着追求 成就理想—胡德培眼中的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