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届人”一批颇受争议的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曾有着那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是磨难、是辛酸,或是......
  作为老三届人儿女,而今也已步入中青年之列,我们无资格去妄加评论,但从父辈身上,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他们的坚韧、进取、无怨无悔、自强不息......
  在传统文化缺失的今天,我们只愿通过自身将老三届人优秀品质传承与发扬,谨此!
  您现在的位置: 老三届人 >> 综合信息 >> 历史 >> 正文

主动要求去插队 伯父破例请吃饭
时间:2014/12/10 17:54:17 来源:老三届人 作者:周秉和
 

 

      伯伯取名“秉和”盼和平
     周秉和的父亲周恩寿,是周恩来总理的胞弟。他的幼年、童年时期和兄弟姐妹们就住在中南海西花厅,与伯伯周恩来、“七妈”邓颖超朝夕相处。
     “伯伯和‘七妈’对我们这些侄儿侄女,真的是当自己的孩子看待的。连我的名字,都是伯伯给我起的。”周秉和说,他出生的时候,正赶上朝鲜停战谈判。周恩来说,孩子就叫“秉和”吧,寓意就是中国人民秉持和平理念,盼望迎来和平生活.“这个名字真是‘决定’了我的一生。”周秉和说,“我这人不论到哪儿,都会和周围的人相处得非常和谐,很少跟人红脸,这也许是伯伯的先见之明吧,”

     周秉和是周恩来总理的侄儿。1969 - 1972年期间他曾到延安插队。后进入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学习。周秉和有着很深的知青情结,因此退休后他创办了中国知青网。那么他的知青生会活是什么样的?

     插队延安 伯伯主动请吃饭
 
     1969年的周秉和17岁,这一年的1月9日,他从北京到延安县冯庄公社插队。据周秉和说:1966年以后,伯伯(周恩来)一般很少私人会客,即使是亲属见面的机会也很少。当伯伯知道我要报名去延安插队的消息后,破例邀我去他那里共进晚餐,可见他很重视这件事情。我清楚地记得伯伯略微提高了一下声调对我说:“插队是你自己定的?好!”然后他笑了起来,会意地和七妈(邓颖超)点了点头,又一字一句地:“我们支持你上延安。”
     到陕北的第一年,周秉和是在离延安县城90里远的冯庄公社新庄科大队。这里是山区,基本上没有水,劳动和生活的条件非常艰苦。刚去的时候,周秉和不会烧柴,饭总是做不熟。
     但慢慢就都学会了,还会贴饼子,做高粱米饭。周秉和说,刚去时我们分住在老乡家里,后来搬到新建的窑洞,由于新窑潮气很大,不少知青身上长了疮,有的还化脓,又疼又痒。当时粮食不够吃,在配给的粮食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黄豆,知识青年在北京吃惯了大米、白面, 一时不能适应陕北农村的饮食,常常出现消化不良等情况。

 

     与周秉和同去的知青们,在农村搞基建,拉石头,运送大粪,掏羊圈,都是一些强度很大的劳动,但是知青干劲很足,没有多久各种各样的农活都会干了.而且大部分知青干活不偷懒,上进心很强。
     周秉和对当地的农民有着很深的感情,他说:“那里虽然穷,但人民热情淳朴,有乐观精神。他们像对待亲生孩子那样教我们生活,逢年过节还请我们到家里吃饭,最好的饭就是羊肉胡萝卜馅的饺子。我们和青年农民交往多,他们业余时间也和我们议论国家大事。公社演电影,他们带我们走几十里地去看,回来时大家结伴而行,他们打着手电领路,有说有笑,这种乐观情绪给了我们安心插队的精神力量。”

 

     反映情况 稳定知青队伍
  
     1969年底,去了延安近一年的周秉和回京探亲。伯父在百忙中两次找他谈话,向他了解延安的情况。当得知延安人民的生活还很艰苦,知青大都不安心在那时,一国总理寝食难安,
     经过筹备,于1970 年 3 月专门在北京召集有陕西省、延安地区和12个县的“革命委员会”负责人、北京市和所属7个区的“革命委员会”负责人等参加的知青工作座谈会。针对延安地区插队知识青年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周总理要求与会代表发扬延安精神,把知识青年教育好,发挥他们的作用,作好插队工作。座谈会还研究了如何把延安建设好,使这一老区脱离贫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问题。随后又下发纪要,强调一定要关心知青上山下乡工作,安顿好他们,并专门给延安下派了北京的干部,帮助那里的知青和老乡搞好生产生活。周秉和说,这在当时对稳定全国的知青队伍起了很好的作用。

 

     未能如伯伯所愿留遗憾
   
     从1969年1月至1972年4月,周秉和在延安待了3年。后来,经过贫下中农推荐、领导批准,他到了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学习。他回忆说,“我一回北京上清华,伯伯见我头一句话就说,“你这是不是走后门啊,是不是搞特殊化来的?’,我说我这不是,我是正儿八经的。”但是周总理心中还是带个问号。
     1973年周总理陪同越南领导人访问延安,他还专门找当地的群众打听,问“周秉和是不是走后门上的大学”,老百姓都说不是,这样他才放心了。
     周秉和回忆,那次周总理回北京第一句话就说,“我到延安了解你的情况了,我也问了,当地老百姓说等着你回去参加建设呢!这个时候他跟我提出,你要回延安,参加延安建设,你学的是电子工程,那里恐怕用不上,水利还是应该用上的,清华的水利还是不错的,要不然给你调到水利系。”周秉和说,当时上学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专业不太好改,而且他那时认为电子工程是比较高级专业,比学水利有用。“觉得挺对不起伯伯对我的要求的,他是希望我再回去参加建设,也是一个心愿,可是我当时没有做到。”周秉和说。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最后更新
普通文章中国老三届
普通文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探索与反思(下…
普通文章主动要求去插队 伯父破例请吃饭
普通文章他用剩下的粮食救人,自家却断了顿
普通文章父亲却双手赞成我重返中学讲台
推荐文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探索与反思(上…
 推荐资讯
推荐文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探索与反思(上…
 热门点击
普通文章中国老三届
推荐文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探索与反思(上…
普通文章他用剩下的粮食救人,自家却断了顿
普通文章主动要求去插队 伯父破例请吃饭
普通文章父亲却双手赞成我重返中学讲台
普通文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探索与反思(下…